河北体育器材制造业:站在风口怎么飞

  在河北,体育器材制造有悠久的历史。曾经,有学校的地方,就有河北制造的运动器材。然而,在体育产业迎来黄金发展期的今天,因长期徘徊于低端、低价、低劣的境地而市场份额不断缩减的河北体育器材制造业能否抓住机遇乘势而上,尽快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

  河北省部分体育器材生产企业已开始引入工业机器人进行生产。河北日报记者梁韶辉

  自2014年10月国务院出台46号文件《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以来,体育经济开始成为热词。

  这份文件提出到2025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将达到5万亿元。而包括我省在内的各省《实施意见》中,此项总和已达到7万亿。新近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会体育分论坛的主题,干脆就是“体育产业,下一个风口”。

  作为体育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体育装备制造业包括室内外健身器材及按摩电器、竞技比赛和训练用器材及用品、运动服装和运动鞋等多个领域。目前,国内除李宁、安踏等以鞋服起家的体育产品制造龙头企业外,大部分的体育器材企业仍以中小企业为主。随着国内市场的迅速增长,这些企业纷纷进入快速成长期。

  在河北,体育器材制造有悠久的历史。曾经,有学校的地方,就有河北制造的运动器材。然而,在体育产业迎来黄金发展期的今天,因长期徘徊于低端、低价、低劣的境地而市场份额不断缩减的河北体育器材制造业能否抓住机遇乘势而上,尽快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

  近日,记者对我省廊坊、沧州和石家庄等地的体育器材制造企业进行了调查采访。

  3月13日至14日,国际残奥理事会副主席、国际残奥理事会举重运动委员会主席阿莫斯一行来到了沧州泊头河北张孔杠铃制造有限公司。

  而张孔杠铃之所以能吸引这样重量级的用户,很大原因是其为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比赛杠铃的唯一供应商,此前的北京奥运会以及新加坡、南京两届青奥会举重比赛也都是其提供的比赛器材。

  “张孔杠铃能成为在国际举重界有名的专业体育器材制造商,与他们较早树立品牌意识分不开。”与记者一起到张孔进行调研的省体育局法规产业处副处长陈志军对此深有感触。

  但他也坦言,虽然以张孔杠铃为代表,我省已涌现出一部分在业内颇有名气的体育器材品牌,如运动地板领域的英利奥,乒乓球器材中的银河,台球中的乔氏,户外健身器材中的夏垫佳美、桂宇星、鑫龙等品牌,但总体而言,省内真正引领产业发展的高品质、高科技含量的国内外知名品牌还比较少。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河北曾是体育器材生产大省。可以说,有学校的地方,就有河北制造的体育器材。至今,定州、盐山、海兴等地仍然有大量小型体育器材生产企业。

  但长期一家一户式、小作坊式和贴牌式的生产,却一度给我省体育器材制造业贴上了“低端”“低价”甚至“伪劣”的标签。

  “改变这种形象的最有效途径莫过于打造自己的体育品牌,增强行业影响力。”陈志军表示。

  其实,和当年省内很多体育器材厂家一样,30多年前张孔杠铃刚开张的时候,也只是家庭作坊式的“小买卖”。

  “以前产品主要面向学校和地市级的业余体校,因为生产规模小,根本没有品牌的概念。”张孔体育产业集团董事长张治国告诉记者,他们直到1997年,才以生产所在地地名注册了“张孔”商标品牌。

  “现在国内的一线体育器材制造商对于品牌建设都相当重视,为他人做嫁衣裳式的代工生产和借鸡下蛋式的贴牌生产,最终只能是受苦受累看着别人发展。”石家庄英利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郁表示。

  有专家指出,虽然目前体育装备制造业在国内整个体育产业中占有80%的市场份额,但事实上,除李宁、安踏等以鞋服起家的体育产品龙头企业外,大部分的体育器材企业仍以盈利在千万元甚至百万元级的中小企业为主。

  “中小企业群雄逐鹿的局面,为河北体育器材企业抓住关键机遇做大做强提供了可能。”业内专家指出,与此同时,体育用品产业的整合并购也在加速。

  据统计,去年我国仅新成立的体育类投资基金规模就接近千亿元。成熟的体育产品品牌纷纷借势扩张,无形中抬高了中小企业品牌塑造与提升的门槛。

  3月上旬,走进沧州盐山河北启帆教学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新厂区时,记者立刻被宽敞明亮的厂房、先进的生产流水线和标准化的生产所吸引。

  “我们正在接受国体认证审查,专家组已经在我们这儿审查5天了。”公司董事长李树峰说。

  所谓国体认证,就是由国家体育总局同意组建的具有独立法人地位、负责体育用品认证的权威性认证。体育类产品参加政府招标,均需持有国体认证证书,否则,不能参加国家项目招标。

  据国体认证中心(NSCC)专家窦军社介绍,此次他们共组织了4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到启帆参加审查,审查的内容主要是工厂质量保证能力和产品一致性。

  “范围覆盖申请认证产品的所有加工场所和所涉及的活动,包括与制造器材有关的质量体系所涉及的部门、岗位、设施相关的质量活动及在制品的质量等。”有专家告诉记者,启帆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说实在的,通过国体认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过后每年还必须接受检查,从人力到物力都是不小的投入。”李树峰说,“但如果不这样做,尽管现在还不愁吃喝,未来终究会被当做落后产能淘汰。”

  盐山是健身器材集散地,“低价”曾经是这里产品最大的竞争力,但也给人们带来了“低档”的印象。随着人们对于体育器材要求的不断提高,盐山不少企业意识到,只有迅速摆脱这种以“低档、低价、低质”为特征的产业模式,才能在未来的体育产业竞争中保有一席之地。

  据省体育局法规产业处处长庞毅介绍,如果启帆此次通过认证审查,他们将是盐山第二家通过国体认证的室外健身器材生产企业。“在盐山这样的地方,如果有两家生产企业通过国体认证,其示范作用不可估量。”

  据了解,目前全国室外健身器材生产企业通过国体认证的不足30家,而我省已有大厂夏垫佳美、三河桂宇星和盐山鑫龙三家通过国体认证。

  “通过国体认证是一种手段,它的核心是通过提高产品质量,来增强核心竞争力。”河北科技大学教授、京津冀体育健身休闲圈产业规划课题组组长王晓强表示,无论是从运动效果还是运动安全方面,体育器材制造业都具有专业性强的特点,因而对产品质量的要求也往往比普通工业品更高。

  “别以为生产杠铃是个粗活,在‘把把挑战人类极限’的国际举重赛场上,杠铃的质量直接意味着承担力。”张治国说,一般人可能很难想象,一副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举重杠铃,要想登上国际赛场,必须“闯三关”。

  “首先要过‘安全关’,每根杠铃杆都要接受压力测试、红外线扫描和超声波检测,以保证训练比赛中不会出现‘断杆’险情。”张治国告诉记者,其次是“杆子关”,杆子既不能太软,也不能太硬,抓手部分的“滚花”得让运动员抓得住、又不扎手,第三则要过“重量关”,每个25公斤重的杠铃片误差不能超过5克。

  “河北体育器材制造企业要想在更高的平台上参与竞争、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从产品设计到材料选择,从工艺革新到质量检测都必须在每一个细节上下足工夫。”王晓强说。

  庞毅表示,目前我省已出现了一批注册资金超千万元的体育器材制造企业,正朝着标准化规范化方向发展。在国务院2014年《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出台前后,它们大多以质量为抓手,在市场上占得了一定先机。

  “但是我省体育器材生产整体上尚未摆脱旧有模式,产品依旧存在技术含量低、质量差、附加值低的现象。”庞毅认为,必须通过建立完善相应的体制和机制,引导督促企业尽快转型升级。

  1月12日下午,唐山市特殊教育学校迎来了几位特殊客人,唐山市派斯商贸有限公司的员工们带着价值3万余元的体育器材,来看望孩子们。

  9月18日下午,张孟迪捐赠仪式在河间市第八中学广场举行,全体师生见证了这一庄严时刻。为支持学校体育事业发展,张孟迪向学校捐赠了价值10万元的体育器材。

  张家口爱家园公益促进会发起的“爱家园校园公益计划”不仅为化稍营中学的贫困学生捐助了文具书籍,带来了社会各界捐赠的衣物。“爱家园校园公益计划”活动是由张家口爱家园公益促进会发起,张家口发电厂塔山分厂全体员工捐助资金15000元,爱家园助学基金也为活动补充15000元。